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710|回复: 0

马卡鲁的孤狼:那些惊艳登山史的独自攀登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12-8 14: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KrisAnnapurna


夜幕降临,孤狼嚎叫。马卡鲁峰。图源:SEBAstian Alvaro
马卡鲁峰海拔8463米,是地球上第5高的山峰。马卡鲁峰位于珠穆朗玛峰东南方向19公里处,自1955年Lionel Terray和Jean Couzy首次登顶以来,这里已经见证了560多人次的登顶,也有近50人永远地留在了这里,其中37人是无氧攀登遇难。
攀登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在夏天,这里也非常寒冷,而且有强风,所有的路线都隐藏着挑战。尽管如此,一些勇敢的登山者还是尝试了单人独自攀登。


马卡鲁的两个卫峰:康忠子峰(Kangchungtse,也叫马卡鲁2峰)和科莫隆佐峰(ChomoLonzo)。两个卫峰都超过7000米。图源:维基百科
1981:Robert Schauer和他的致命滑坠
1981年4月4日,Hanns Schell带领的一支奥地利探险队出现在马卡鲁大本营。Schell的团队包括Georg Bachler、Hilmar Sturm、Hans Robert Schauer和三名夏尔巴。这群人沿着马卡鲁拉山口通往西北山脊的路线攀登。4月15日,他们在海拔7000米的地方建立了2号营地。
几天后,Schauer和夏尔巴爬到了海拔7500米的3号营地。夏尔巴随后返回了大本营,而Schauer则独自冲顶。4月25日,Schauer一个人在没有瓶装氧气的情况下到达了顶峰。


从阿玛达布拉姆峰看到背景处的马卡鲁峰。图源:Ralf Dujmovits
但在下撤过程中,大约在8200米时,Schauer滑倒了,摔落了100米。他弄丢了冰镐,好在最后利用冰爪阻止了更进一步的坠落。然后他在8100米处露营一夜,之后再安全下撤回到大本营。

一张来自加德满都的明信片


Kurtyka在加德满都写给Kukuczka的明信片。图源:Virtual Museum of Jerzy Kukuczka
也是在1981年的春天,由WojciechKurtyka和Alex MacIntyre领导的第二组人马也在马卡鲁峰上。首先,他们在西北山脊上完成了长达7800米的适应性攀登。接下来,他们又尝试了西壁,但这条路线非常困难,他们没有到达6700米以上。然而,他们中的夏尔巴Padam Singh Ghale独自一人爬上了马卡鲁2峰。这是尼泊尔登山运动的历史性成就。

登山失败后,Kurtyka从尼泊尔给传奇的波兰登山家Jerzy Kukucka寄了一张明信片,内容如下:

Jerzy!过来和我们一起。我和Alex MacIntyre、René Ghilini、Ludwik Wilczynski在马卡鲁峰西面下方,但我们在6700米失败了!但我仍然相信可以爬上去。在克拉科夫俱乐部的账户里,我还剩些钱。你得把钱取出组织好剩下的事情,再来加德满都。我就靠你了!
Jerzy Kukucka在为这次旅行筹集足够的资金方面遇到了一些困难,而且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安排一切。尽管如此,他还是到达了尼泊尔,1981年9月,Kukuczka、Kurtyka和 MacIntyre聚在了马卡鲁峰大本营。


马卡鲁峰。图源:Archil Badriashvili
Kukuczka的独自攀登

为了适应环境,他们爬到了西北面的8000米处和西面的7900米处。Kurtyka和MacIntyre退出了另一次尝试,但Kukuczka决定独自攀登,且是在不补充氧气的情况下,通过一条新的路线。


“向上还是向下?最后我选择向上。”-- Jerzy Kukuczka。图源:Kukuczka soloing on Makalu. Virtual Museum of Jerzy Kukuczka
他的路线沿着西壁的左侧边缘,通过西北山脊攀登。“出于对未知的恐惧,这并非一个容易的决定!”Kukuczka后来说。“我将完全依靠我自己的能力。只有每一步都顺顺利利,我才能成功。”当然,后面一切都符合他的设想,他在10月15日到达了顶峰。


马卡鲁峰西壁。图源:Sebastian Alvaro
奇怪的是,尼泊尔政府并不想认可此次攀登,除非下一位登顶者能证明Kukuczka在山顶确实留下了一个波兰娃娃,就像他在抵达大本营时声称的那样。那个季节在山上的另一个奥地利队伍的领导人写了一封信支持Kukuczka的攀登,“对我来说,Kukuczka先生已经到达了马卡鲁山顶。在我看来,他不是那种会说假话的人。”


马卡鲁峰西侧山柱。图源:Sebastian Alvaro
不管怎样,这次登顶后面被认可了,这次攀登也成为马卡鲁历史上最为壮观的一次。

一次冬季独攀尝试


马卡鲁峰连绵不绝的西山柱。图源:Sebastian Alvaro
1982年1月,法国登山者Ivan Ghirardini尝试攀登难度很大的西扶壁。尽管他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由于极度寒冷和强风,他没有成功。他以阿尔卑斯式的方式,没有携带氧气,随身只有120米的绳索和25公斤的背包,在伴随着飓风级强风和零下50摄氏度的严寒中,他挺到了7000米。


Andrzej Czok

1982年10月,波兰登山者Andrzej Czok通过一条新路线爬上了西壁中部8000米处。在海拔8000米的4号营地,他遇到了另外两名登山者Janusz Skorek和Andrzej Machhnik。在4号营地呆了一个晚上后,他们爬到了离山顶不到100米的地方,但强劲的高空风迫使他们撤退。


马卡鲁西壁。图源:Sebastian Alvaro
Skorek和Machhnik下撤了,但是Czok留在4号营地又等了两天,等风平静下来。10月10日,终于有了天气窗口,然后他从西北方向到达顶峰。

Romolo Nottaris

两年后,也就是1984年9月,瑞士登山者Romolo Nottaris从1981年路线的偏右一点爬了上去。在没有补充氧气的情况下,他独自从2号营(6400米)爬了上去。在海拔6850米的地方,他捡起前一天储藏起来的一些攀登装备,然后继续爬升,只在必要的地方固定路绳。

Nottaris在海拔7800米的地方度过了一夜,但第二天早上,一场狂风——这也是马卡鲁峰反复出现的主题——让他延迟了。上午11点,他终于能够继续发起冲顶。晚上7点,他终于到达顶峰,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身体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冻伤。他通过常规路线下降到7500米到北坳,中断了更直接到大本营的路线。


Marc Batard 的速攀

1988年4月27日,法国登山家Marc Batard从西山柱爬升,然后从西北山脊下撤。他此前建立的营地高达7750米。他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完成全程,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强风迫使马卡鲁峰的攀登多次失败。图源:Sebastian Alvaro
Batard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从大本营开始了独攀。这是西山柱路线的首次独攀,也是马卡鲁峰首次的独自横穿。

但一些人认为这不应该被归类为单独攀登。Erhard Loretan和梅斯纳尔REInhold Messner都批评了这次攀登,指出Batard的路线已经装备齐全。

Pierre Beghin

1989年10月, Pierre Beghin通过一条新路线攀登了马卡鲁峰。从大约7100米的高度,他独自向顶峰推进,他沿着南坡的直接路线爬升,然后从西北山脊下山,均为无氧。

在下山的过程中,他遭遇了两次雪崩。第一场他失去了一把冰镐,第二场他失去了第二把冰镐和一副手套。他后来有在一篇文章中提到这次事件。

“我头朝下以疯狂的速度滑行,我完全被埋在雪中甩来甩去。我两次被甩向冰墙,感觉度秒如年!惊恐万分!然后再往下滑行了400米,雪崩得以停止,我自由了!我的心跳加速,怵然呆坐,完全不能自已。”
但奇迹般地,Beghin幸存了下来。


Pierre Beghin在马卡鲁峰的两次雪崩中逃生,但3年后他在安纳普尔纳峰南坡攀登时,因路绳锚点脱落死亡。图源:维基百科

其他独攀尝试

还有其他一些著名的个人尝试。

1993年, Jeff Lowe从西壁出发,他爬到7000米,但被大雪淹没,他的帐篷被雪崩掩埋。Jeff Lowe花了三个小时才爬出积雪中。

1996年秋天,Yasushi Yamanoi也单独尝试了西壁。但在7400米时,他被落下的岩石击中。因为脖子和胸部的疼痛,他决定撤退。


Jean-ChristopheLafaille在他的冬季单独尝试之前在马卡鲁峰大本营。图源:Planet Mountain
法国登山者Jean-Christophe Lafaille的运气更糟。2006年,他尝试在冬季攀登马卡鲁峰。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他在海拔7600米的高处扎营。第二天早上,他启程进行最后一次冲顶。不久之后,他却消失不见了。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bikeyz.com/thread-40712-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