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343|回复: 0

新人(驴)国庆扎尕那徒步初练实录(主观废话多)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10-11 08: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缘巧合之下,让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游戏肥宅动了户外徒步的心思,没有朋友的我对“无兄弟不登山”的想法嗤之以鼻,渴望成为一个穿过狼塔,上过珠峰的独行侠,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我不行,迫于无奈的我选择了本地的一些团,而这次我第一次长线,就是我报的第一个团。
队友加上领队8人,领队经验丰富,事前本讨论是否准备对讲机,被领队否决,直言9人小队伍自己能控得住。随后发了相应的路线轨迹。在我之前其他团队短线的经验基础上,我表示直接不慌,轨迹在手,还怕掉队?(后面伏笔)本次出现采用轻装出行策略,帐篷等重装由当地马帮运输,我们的马帮是旅馆老板的弟弟以及亲戚(后面聊天知道有个牧场跟150头牦牛,真的有钱),旅馆说实话卫生条件比想象中要好,比得上发达地区一般酒店标准,或许是领队前期一直在说藏区住宿条件差的原因?
国庆七天,花了两天从宁波出发到兰州集合,第二日赶往岷县,随后包车前往扎尕那,整备下装备,补充下补给顺便看下达日村的风景,为明日的徒步做准备  






第一日出行,平均3500海拔的徒步让本没有徒步经验的我吃尽苦头,一吸一呼之间脑壳都痛,中途以及后续几天不定时有妹子因体力不支骑马,尽管多次也想过放弃,但是想想作为驴友,若非万不得已不可使用代步,靠着这股执拗总算全程用自己的脚走了下来
不知是不是中途灌了一瓶魔爪的功劳,第一个垭口到了后仿佛变成的脱缰野马,脚步感觉非常轻松,一连4个垭口过后遇到下坡路,我的噩梦,由于经验不足,徒步鞋子系得太松,脚拇指与鞋底疯狂摩擦,第一个发出悲鸣,直接掉队,加上溪谷全是碎石,脚底板也承受不了压力,最后一瘸一拐的沿着轨迹走到了营地,到了营地放松之后高反直接爆炸,脑壳炸裂,食欲不振,搭好帐篷直接钻进去睡觉,稍有好转想起来做饭,又逢大雨,继续钻帐篷吃几块压缩饼干顶事。不成想雨越来越大,闪电雷鸣齐聚,远处小河波涛汹涌,不知为何,入山前的警告回响在脑海里,泥石流,这个不安的想法,加上高反,加上没吃晚饭肠胃不适,折磨得一夜无眠
















  
不善沟通的我太过于想当然了,早上9点出发,我就下意识认为今日行程较简单;第一日行程与轨迹完全一致,我就认为第二日也会一样。而真的将我致命一击的是接近心理变态般的“独立欲”。








昨日的大雨使得山间弥漫着大雾,而且有愈演愈烈的倾向。毫无疑问地,慢慢地我又无可避免的变成了队伍最后一名。在所谓最后一个垭口之前,我目送着队友身影消失在我的视野,尽管心中焦急,但我没有出声,对我而言无非是再一次按着轨迹走罢了。跨越垭口后,人越来越少,尽管拼命追赶,仍然没有见到队友的身影,这让我有些不安。照领队说的,应该是最后一个垭口了,但是营地仍不见。不知又爬过多少坡,在快要行至轨迹标注的第二天营地旁的时候,看到一个马帮藏族老哥牵着马而来。(此时我没认出来老哥是我们队的)为了缓解一路过来没有路人的不安,我主动询问营地的距离。“1公里,要骑马不?”藏民老哥亲切的问询,在我对人性恶意的揣摩,不想服输的倔强,对远在咫尺营地的懈怠,拒绝了老哥。尽管如此,老哥还为我带了段路,指明的前路,想来因为前路只有一条就放心地离开了。
但我过于迷信轨迹了(由于没认为老哥是同队,所以不确定是否他指的营地就是我队营地),尽管偏离了老哥的路,但我还是走向轨迹标识营地,当看到满地的帐篷只剩下心安,然而来来回回却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周围大雾越发浓重,能见度已经不足50米,每当听到远处声音我就不由自主地上前,看到地却是一个个陌生地身影。无助的彷徨,不停的询问,得到的却是附近只有这一个营地,最近地营地也要一日行程。在营地犹如一个幽灵,犹如一只被抛弃的阿猫阿狗,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
“我失联了”
想要高喊领队的名字,然而喉咙早已干哑,饮用水早已告罄。饥不择食的我直接灌了半瓶山泉,此时已无暇顾及是否含有致命微生物,或者泥沙啥的。冰冷的泉水让我稍微冷静了一些,第三次去找营地最大的帐篷求助,希望出钱买些热水希望能有遮风挡雨的地方,“你们队有牛吧?有些队的营地河对面往前走,但我不确定是否是你的队,你要热水也可以给你”尽管内心os,不,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不奢望你们的羊肉,只想要一杯热水。不奢望睡你们帐篷,只要给我大帐篷的角落遮风挡雨而已。尽管内心百个不愿,但终究没有彻底厚着脸皮呆下来。犹如一个败犬一样,简单说了声谢谢,逃离了这里。
或许沿着轨迹走能遇到队友,收留我的营地,或者是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我无奈的沿着轨迹走去。可悲的是,此时大雾弥漫,我找不到马帮大哥指的路,加之内心将近奔溃,一脑子不看路直接想着轨迹的垭口前进,进去后才发现路甚是难走,灌木丛生,显然不是驴友、牧民常走的路。俗话说祸不单行,目光所及之处,在前进方向一道白色的身影一窜而过,野生动物!白狐?不会有熊,狼吧。呆立了几分钟之后,想想或许营地就在那个垭口,在最后的希望下,一点点的凑上去,紧张的左右观望,所幸没有见到异常。而当我爬上垭口后,成年人的奔溃只在一念之间,垭口上什么都没有,无力的瘫坐在土堆上,绝望的想要放弃,就在这呆一夜得了。
时间如此漫长,不到3分钟就恍若隔世,身后远处的牌子仿佛注入妖异的生命,不断地靠近我地背后,雾气背后仿佛藏着无属地利爪,等我闭目那刻一拥而上,享受来之不易地加餐。对此时的我而言,收留不收留已经没关系了,只要你在那里,我就知足了,于是强打精神开始往回走。一日之间,大山就把我可怜的尊严打成了碎片。
啊,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下一刻。原本空无一人的垭口突然多出一个人,那位藏民大哥,他来找我了。前一刻所有的不安、彷徨全部烟消云散,我一股脑的说出我这一个半小时承受的煎熬。大哥默默的拿走我的包背上,看我走三步停一步,知道我体力已尽,怕我再次掉队,默默的转到我的身后守护。不知走了多久,领队一个人站在路口,看到我的身影询问了情况。我心中有怨,我按照你发的轨迹走,结果你现在说营地不一定按照轨迹来?那你之前不说,也不说营地在哪?然而看着他犹如一个盼着游子归乡的老母亲一样,默默跟藏民大哥一起护着我走回营地,听队员说他正准备回去找我时,一切怨怼也只能化为一声叹气,只怪自己过于想当然,只怪自己对藏民大哥的偏见,只怪自己不想麻烦别人的将近偏执的“独立欲”
到达营地时,已近虚脱,早已忘记了所谓的客气,接受了队友帮我搭帐篷,接受队友给我烤的腊肠,而那位藏民老哥也亲切的舀了碗刚出锅的羊汤面,啊,这或许不是我吃过味道最好的面,但绝对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面。
“无兄弟,不登山”曾经的我以追求独行侠为目标,对这句话嗤之以鼻。而如今,我切实的体会到了,同伴的重量
或许是昨日身心疲乏,或者是队友给我的安全感,让我度过了露营以来最熟的睡眠。尽管中途被碎冰砸在帐篷上的声响惊醒,但也不至于如第一夜一样,很快继续沉睡。第三日,雾气大多消散,云层遮不住背后的阳光,露出的蓝天一角无不暗示今天是个好天气。经过两夜的大雨,大部分道路已经变成无可救药的烂泥路,加之今日大多是我最为烦恼的下坡路,今日走的无疑是最为恼火的。吊车尾,毫无疑问又是我,恐是昨日我的失联事件吓到了队员,每次长下坡掉队后,总会在前面看到队伍在修养等我,领队也时不时的确认我的身影。所幸今日行程较短,不然恐怕真的以我一己之力让全队走夜路了。
今日艳阳高照,一扫zhi前的阴霾,大山毫不吝啬展示自己的美貌。(经验的缺乏导致我没有对裸露的皮肤作防护,导致现在鼻子严重晒伤)行至营地时,趁着太阳还未完全下山,赶紧晒了晒睡袋。想想这也算我在大山里最悠闲的一段时光。
晚饭时间,第一次跟同队的藏民向导交流,藏民大哥热情的做了碗糌粑给我们,味道有点奇特,想来习惯于甜食的人们应该是很难接受的味道(确实有女生喝了几口就难以下咽,我直接分担喝掉),这边蹭了喝的,又去队员那边蹭了饭跟面,第三日就在悠闲的时间中度过,原本以为就这样结束行程,却不想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








本以为第三夜能有个好觉,毕竟白天天气晴朗,明天升温。却不想,越睡越冷,半夜被一道惊雷惊醒,一看帐篷内的空间被压得老小,往外一顶,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下雪了!看着还不小。我担心的拉开内帐,因为之前只露营过水泥地木板地,所以没有准备地钉跟风绳,前后门的外账基本靠刀叉顶着,但是不确定是否刀叉能顶的主大雪,所幸无事。但是还是无可避免的帐篷、睡袋受潮,只能缩在睡袋了蜷缩成一团,硬抗到了天亮。醒来才发现,队友更惨,有帐篷险些塌方的,有睡在水洼上的,一个比一个惨。





  
对于南方的娃而言,相比于雪带来的灾难,很快就沉浸在白色欢乐中,打雪仗,堆雪人,上午狂欢到了10点,把剩余的补给消耗的七七八八,送了一些装备给一路上给我们帮助的藏民后,收拾收拾准备出山。雪仅下来半夜,不算厚,走起来并不算难走,踏着前面队友踩过的脚步跟上去便是了。唯一问题便是,第四日已经完全偏离轨迹,完全依靠马帮,而马帮的脚程又快,难免少不了许多冤枉路,往往是前面队友先去探路,然后指挥后面队员,来来回回也算找到了正路。爬上最后一个垭口时,雪已经快融化,地面上全是水,不过在昨日的考验下已经不算什么事。行至后半程,马帮身影已经看不见,领队前去探路,队伍拉的略长,一个老队员在后面照顾我们这些体力较差的新人,路程还算好走,直到看到了一线天,这最后一个坡道直接吓得我举步维艰。坡道最缓目测也有60°,最高目测75°左右,老队员看出我的困境,看着我下坡并不断纠正错误,教我两种下坡方法。
1.侧着身子, 重心放低,靠近地面。右手放倒登山杖,直接伏地,左手登山杖往下找到受力点,狠狠咬住。左脚往下一脚,脚底板与重心垂直,左脚找到受力点后,确定稳住,右脚跟上半脚,踩死后右手跟山,全程重心不升高,两脚保持间距。
2.仰躺在坡上,两个登山杖在脚边,插在地上,稳住身子,脚踩在受力点上。屁股轻轻往下挪,确定稳住后,将登山杖移动到下一个受力点,随后脚跟上。如此往复。
尽管如此,我行动的还是如此艰难,看着山脚,感觉剩下的时间怕不足以让我度过这段痛苦的试炼。领队见我迟迟没下来,上来指了指右边,横切过去后才发现,草丛后面藏在一掉泥路。。。。。。尽管这泥路湿滑泥泞,但如今是如此亲切可爱,踩在泥路顺利的走出了这座大山,送别了两位藏民大哥后,在漫长的等车、坐车以及愉快的聚餐中结束了这次徒步之行(出山后听闻有一个哥们失联了好多天,想想有些后怕)












  
总结几点我作为新人犯得错吧
1. 出发前做好失联的准备吧,相信我,失联比你想得更简单。事前一定要查清楚当地救援电话,有条件的整个卫星电话,要知道怎么看自己的gps坐标。请亲自跟领队确定好队伍的路线跟营地,如果告知只是参考某轨迹,确定好怎么联系,如果你落后队伍很久,那就骑马吧!骑马不可耻,失联才痛苦。另外能重装就重装(我当时最后悔的就是我要是重装那我还能那样),有装备你还可以撑下去,没装备的话,求助你看到的任何人,相信我,脸皮一定要厚,事关生命,你脸皮一旦被破你就没了。另外,请随身携带救生毯,放在方便的地方。可以的话带上轻薄羽绒,等一切取暖的东西
2、搭帐篷,这次搭帐篷给我极差体验,没有风绳、没有地钉,下雨了外帐与内帐贴合在一起,防潮效果大打折扣,而且也不知道怎么打地钉,拉风绳,还有那些常用的绳结。新人出发前找个公园自己搭下 帐篷打下地钉试试。
3、无兄弟不登山,你既然在队里了,就不要矫情了
4、合理规划你的衣物。我4天下来该带的没带,不该带的动都没动。我带了两套内衣,一厚一薄,然后厚的完全没用,一件单冲,一件抓绒,一件三合一,一套轻薄羽绒。徒步的时候抓绒基本用处不大,基本都是一件单冲加内衣,营地的时候轻薄羽绒。袜子一天一换就行,内裤可以一次性的。鞋子可以带两双,防止一双进水后有替补
5、除了衣物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食物,相信我整点自己爱吃的吧,徒步够苦了,不要在吃的方面再苛责自己。我4天伙食全都是速干米饭+腊肉+脱水蔬菜,随后一个咖喱块调味。吃了一顿就扔了,去蹭队友跟藏民了,真的难以下咽。另外,提前问好队伍中午开火不开火。
6、还有医疗包方面,提前开好处方药,比如肠胃、止痛、高原药物等,这类不太好开,需要提前准备。我每次都会带医疗包,每次都原封不动的带回来,淘宝卖的大多是些外伤用的,适当选择携带的东西,没比要全带。另外那种活血化瘀的狗皮膏药等请务必多带点,我后期定着脚趾头痛,脚底板痛,脚后跟痛走下来,真的要死。暖宝宝因人而异,不过买来夜晚暖脚很好,单睡袋暖脚效果真的堪忧,当然也可以后脚上再盖些衣物,更加保暖。
大体如上,想到了再加。  
对了,如果你也是马帮出行,大的徒步包就不要带了,第一防水性不好,第二脏了破了挺心疼的,拿那种大溯溪包,皮实防水也好挂牛马上面。还有入坑前总听到新人最大的错误就是带很多水,但这次是给我狠狠的教训,水永远不嫌多(当然你背得动的话)第二日徒步时,由于前一天高反没有做好准备,用水到中午就告罄了,幸亏队友把他不多的水给了一瓶给我,尽管如此,我失联时饮用水也已经没了,只能直饮山泉,这个是非常不可取的。请备好至少一天用量的水,因为你不知道今天会发生啥最后是,我们领队记录的徒步线路,4765958,仅供参考。
( 本文作者 : 朱诗君 )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bikeyz.com/thread-39943-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