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切换风格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connect_header_login!

!connect_header_login_tip!

!header_login!

!header_login_tip!

查看: 178|回复: 0

环贡嘎神山,洗一世罪业

[复制链接] [view_bdseo_push]
发表于 2021-10-9 12:4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环贡嘎神山,
洗一世罪业。
一个月前,谷歌发布贡嘎环线的活动,当时就非常动心。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疫情,是否允许出宁;二是自己没有这么高海拔的经历,是否能够吃得消。一直到出发的前两天,才最终下定决心,挑战一把。


国庆又出去浪,有人说我太潇洒。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其实有一堆破事。为什么还是决定要去呢?因为心中有恨、难以熄灭,若让它任意滋生,会毁己伤人。肉体和心灵都需要修炼和净化。在藏民信徒那里,围绕神山转一圈,可以洗清一世的罪孽;转十圈,可以免受轮回之苦;转百圈,今生可以成佛。贡嘎位于四川省康定以南,是大雪山的主峰。周围有海拔6,000公尺以上的山峰45座,主峰更耸立于群峰之巅,海拔7,556公尺,被喻为「蜀山之王」。因为落差巨大,当年洛克测量其高度时,误测成9000多米,一度误以为世界第一高峰。转山的形式有多种,可骑马,也可步行,有人甚至以磕等身长头的方式转山。我们选择了重装徒步的方式去转山。谷歌帖子发出不久,很快就有了四十几个驴友报名,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实际参加20人。




因为贡嘎实在太远,海拔又高,谷歌几位有空的大神便提前去附近雅拉雪山适应了几天,顺便帮大伙接收气罐。


1号大伙如约赶到成都,晚上7点多钟安排好住宿,在我的提议下,几个人一起逛了逛号称最有成都味的宽窄巷子,实地参观才明白宽窄巷子就是一条宽巷子和一条窄巷子,类似南京的夫子庙,商业气息十分浓厚,人潮汹涌,本想看看几个老宅院,也因为人来人往兴趣全无,匆匆打卡结束,赶紧觅食铜人李火锅,辣倒尚可,麻的难受,发现麻辣火锅配伤心凉粉绝了,麻辣的嘴唇自然最需要甜蜜蜜的滋润,可这蕴藏在生活常识里的秘密,又有几个人知道呢?








中间是领队蜈蚣




第二天在赶去康定的班车前,我起了一个大早,抽空去看看成都另一著名的景点,武侯祠。想想最近出行经常干这种事,利用闲暇时间多逛一两处景点,可见咱上班族的时间是何等捉襟见肘,羡慕那些有钱有闲的大佬唉。出门就被站在小区门口的应召女郎给震到了,目光一对,便放肆的向我吹起口哨,吓得我赶紧正经正经表情,快步离去。成都还有这么张扬的地方?再回想起昨天刚到成都打的,就被坑了一个圈;还有最后一天晚上成都东站坐地铁,转了老远,居然只有一个入口。这几样都让我对成都的美好想象有了点瑕疵,好在丰富的美食确实名不虚传,留下很多念想。骑车从新南门到武侯祠大约20分钟,还途径四川大学、成都西北中学,到了大门发现武侯祠的正门大匾写的是汉昭烈庙,侧面写的才是武侯祠,当时没搞明白,后来才知道这个建筑群原来是三合一,刘备的汉昭烈庙、刘备的惠陵、诸葛亮的武侯祠。明朝之前都是分开的,明朝重修时,才将它们并在一起,农民出生的朱元璋果然不讲章法,形成唯一的君臣合祀场所。
门口狮子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何种材质雕成,粉色岩体,与众不同,非常具有沧桑感,我看来有点像南京蒲塘桥的火山石,但是气孔又不明显。












匆匆赶上班车,结果人急车不急。进康定城太不容易了,最后十公里开了7个小时,总共四小时开了11小时。不到康定,一直误以为安徽的隧道又多又长,到了康定,才知道什么叫又多又长,加上堵车,感受更明显,在一个隧道中睡着了,醒来发现车子还在隧道,同座说还是刚才那个隧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今天我们终于相信了,别说上青天,想落地尿泡尿都很难。


预料我们会非常堵车,在谷歌的安排下,前几天到的八个驴友都在上午就去了环线的起点格西草原,去适应一下高海拔,那里大概3600。我们整整11个小时赶到康定,衔接好接驳车,等赶到贡嘎山检查站时已经九点多,美女管理员不但漂亮,还是很客气的,告知我们这么迟了,很危险不允许进入;经领队蜈蚣跟她交涉后,告诉她我们前队已经进入并扎好营就等我们入住了,美女管理员也就让我们签写几份承诺书后,再三叮嘱司机把我们安全送到营地。


检查站寒风凛冽,2800就有高反的我,哆哆嗦嗦的吃着刚才因为赶车而未来得及吃的晚饭,一面担心着自己的高反头疼,一面操心着美女检查员仅和另一位大哥在这荒山野岭,是如何确保安全的。
到了格西草原,发现帐篷多的出乎我的想象,密密麻麻估计至少上百顶,简直像是公园的露营大会。第一晚睡的很一般,上半夜太兴奋,气温也略高,加上草原湿气太重,身上黏黏糊糊,羽绒睡袋盖不住;后半夜开始头疼,风声水声兽声不绝于耳,星光灯光月光交相辉映,时睡时醒地过了一晚。格西草原四面环山,北面是雅拉雪山,山顶覆雪;东面略低,早上起床收营时,突然大伙都望着西面山峰惊呼起来,日照金山!是的,我们运气特别好,预报三号开始天天下雨,三号早上就让我们看到了日照金山,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是何等的喜悦!






谷歌和不闻不问
收拾完行李,沿着南向的峡谷,开始我们漫长的转山。今天的行程大约18公里,营地定在上日乌且。谷歌说今天的行程是最难的,我们要由3600上升到4300,今天如果能够适应下来,明天再咬牙坚持一下,就迈过了艰苦前半段,可以享受美妙的后半段了。后来事实证明贡嘎环线确实前半程爆虐,后半程爆美。当然暴虐也并非不美,爆美也非不虐。
十八公里对我来说,强度也不算太大,但高原狠狠地给了我个教训,让我体会了入户外以来最虐的一天,在我看来贡嘎环线要比鳌太虐多了与绝处、农场他们的感受截然不同。忍着头疼,大口喘气,在平路还能跟上大伙的步伐,一旦上坡,明显吸不够氧,举步维艰,三步一停,小心脏呼之欲出,着实有点害怕,这批强驴又没一个弱的,个个生龙活虎,更给我无限压力。






好在沿途风景宜人,给我缓解了不少压力。不久就看到漂亮的雪山,这还是我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雪山,四棱锥形,非常漂亮雄伟,大伙第一感觉就是贡嘎山,路过的马夫告诉我们这只是小贡嘎,今天我们都是看不到贡嘎的。










小贡嘎
又有驴友的热情帮助,让我勇气倍增。绝处搞来两个珍贵的李子,随缘给我赠送头痛散,且不论实际效果如何,精神上就让我倍受鼓舞。


随缘大哥


绝处
沿途马帮不断,有的驮包、有的人包一起,路过时乘客往往投来敬佩的眼神,马夫也往往来一句扎西德勒,加油。这一次次的问候也是我这个大口喘气的弱驴急需的氧气。一个人的品质高尚,就因为他的志趣和行为得到别人的赞赏;他的识见深远,就因为他分析理解其他事物的正确。所以人的一个基本需求,就是为了能获得别人的肯定和赞扬。但是,在现实中,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吝啬那一丝丝的点赞呢?




从下日乌且到上日乌且的最后一个坡,是今天的最艰难的一段,谷歌说 这一段爬上去了,到上日乌且扎营,那里海拔是4300米,今晚适应一下,明天冲击最高垭口,问题就不大了。我只能用一次又一次的喘气来回应,最后到了一步一喘的程度,虽然感觉双腿还是挺有劲的,可就是迈不动;空气虽然很多,总感觉吸不够、吐不完。眼看着前面的队友越走越远,心里急啊,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力不从心,还有电影里那些挑战珠峰的勇士为什么走起来那么艰难!可是总有一些驴友异于常人,身体素质超级的棒,像夏尔巴人一样无惧高原,更可喜的是同时还具有儒家仁的思想,热爱团队,无私帮助队友,如不闻不问、小红车两位大哥,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自己提前赶到营地又回头帮助落后的队友背包,一次次从我身边经过,都让我掀起一阵阵狂喜,犹如溺水之人突遇一块舢板,恨不能立即抓住,然后又是一阵阵失落,因为他们都对我说加油,你再坚持坚持。转而他们去接70岁的随缘大哥和女驴未来去了。尽管如此,我仍然非常的感动,在户外,有些人玩一次,你就知道可以玩一生;有些人,一次就玩完了。


不闻不问大哥


小红车大哥


阳光大哥


菜菜
今天的营地非常好,在笔架峰的山脚,农场说,我们把大门对着雪山吧。搭好帐篷往里一坐,感觉太棒了!窗含西岭千秋雪。不就是眼前的场景嘛。想当年,杜甫也正是在四川写下这首诗,不过他没我们这般靠得近,想得却比我们深。可见思想的深度并不取决于距离的远近。
黄昏再见日照金山,非常震撼!




我实在是累坏了,躺下就睡,虽然睡不着,躺平也是一种享受。整个没有食欲,啥也不想吃,硬撑着到牧民家买了两杯酥油茶,逼自己吃了两块饼干,继续睡觉。不闻不问大哥过来问候,谷歌蜈蚣跟牧民商量明天如果租马的价格,阳光大哥去跟牧民买热水给我泡脚,菜菜美女把自己的开水让给我都让我万分感动,一点小低烧导致的手脚冰凉都慢慢变暖了,人的精神力量往往会创造奇迹,第二天起来,我似乎完全恢复了。没一个人租马,继续全体全副武装前进。






如果说第一天是先前后苦,先走十六公里平路后两公里拔高,今天就是先苦后甜,看看地图,前面两公里拔高六百米,后面一路下坡。贡嘎下撤的人大部分在第一天,少部分在第二天。我想想,六百米顶多两个紫金山,争取两个小时冲过去吧。实际上花了四个钟头,特别是垭口最后一段,又是一步一挪的上去,好在有了昨天的适应、再断绝了被救援的想法,也就慢慢上去了,也创造了我户外的新高度4900米。回头远眺,昨天的草原处于盆地当中,四周环山,要想出来,人们必须翻越,而我们环线中的最高的点日乌且垭口却是周围山峦中最低的一个缺口。上善若水,人类总是善于寻找最利于自己行走的通道。








最快的驴友两个小时翻过垭口,我花了近四个钟头,11点左右翻过,还有五位驴友没到,大伙集中在垭口下等候。垭口陆陆续续翻过很多驴友,来自全国各地,也包括徒步中国这些大型俱乐部。基本都是轻装,看到我们这么大队的重装队伍都十分好奇,忍不住多聊两句。闲扯间,发现一群驴友围着一位高反发烧倒地的驴友叽叽喳喳讨论该怎么办,后面突然又一位驴友跌跌撞撞如同喝醉一般栽倒在地,很快又是一圈驴友围了过去,一如刚才。看着都怕,要在崖边哪还有命,再想想,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走过来的,后怕。




下午两点多就到达了今天预定的营地莫溪沟,景色也挺好,可考虑到时间还早,大当家谷歌和二当家蜈蚣一致决定继续前行,再走几公里,生怕迷路找不到队伍,走了已接近20公里的我只好咬紧牙关努力跟上,真担心后面还有一小半的驴友能否找到我们,自由约伴有时就是如此,实际上并没有领队,自己对自己负责,每个人都要有独立完成行程的能力,事实上,后面的驴友也一个没落的回归了队伍。
        继续前行需要过两次河,尤其第一道主河,河面较宽,以前的桥已经不见,谷歌便带领大家一个劲顺着河滩往前走,累得我跟狗似的使劲跟着,因为鞋子质量问题,昨天就把大底全撕掉了,穿着薄薄的泡沫底,走在坚硬的鹅卵石上,小指头上的水泡一呲一呲,酸爽的我都忘记高反了。走了一公里多石滩路,领队们似乎对过河点都不满意,又要回头再找,不闻不问和小红车两位大哥建议就在一个小拐处过河,因为水流较缓;我建议就在附近一棵柳树处过河,因为我带有绳索可以借力。
可是老谷谁的建议也不听,非要带着大家背着重装再回头去。毕竟,领队还是有号召力的,大部分成员都跟着老谷上去铺路搭桥了,剩下我们四个直接淌水过河,分分钟就到达对岸。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又看到大伙陆陆续续回来淌水过河当然,当然老谷必须是从上游过河的!从这件事我更深刻的见识了户外人的坚定和执着,虽然有时候它是一种偏执,但也是这一份坚定和执着让户外人能够走完一段又一段艰难险阻;也让他们在遇到困难时能不惊不慌,沉着面对,解决困难;甚至遭遇不幸也无怨无悔,人生无憾,因为一切都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当天夜里,我再度高反,全无食欲,煮了一碗面和一根香肠其实都没煮熟,发现高原带这些都是白费,后来全倒掉了,喝了碗紫菜蛋花汤,吃了半个苹果,再向忘记真相讨了两颗药,便赶紧睡觉,准备明天的再虐。






前两天海拔高,除了雪山就是荒山,有一种荒凉、雄壮的美,人在其中,如同蝼蚁,周围群山像一个沧桑的老人坐在那一动不动的看着你,既没有批评也没有表扬,就是那种看空一切的目光,静静的看着你如蝼蚁般的移动。




今天的景色是三天中最美的,海拔降了下来,植被立即增多了,颜色变得五彩缤纷,但都不是那种很艳的,都是朴朴的,像小时候穿的旧衣服,细看其实并不好看,但一片片、一层层、一簇簇,交织着,变幻着,一望虽有际却又总是那么大片,让你感受到一种自由的震撼,仿佛这里的土地本来就是属于它们的,想怎么长就怎么长,想长多少就长多少,不像我们在人世间,这也不行,那也不可。






今天一个重要的目的地就是老贡嘎寺。老贡嘎寺位于贡嘎山主峰足下,始建于公元十三世纪中叶,由第二世噶玛巴噶玛巴希的亲传弟子扎白拔第一世贡噶活佛所建,至今已有六百余年历史,为历代贡噶活佛之修行闭关圣地。贡嘎寺背后山上有一股泉水通向贡嘎寺院内,相传是第二世噶玛巴用神通引出来的,当地人都把它奉为圣水,凡是来此地朝山的人们都要用瓶子灌上一瓶给家人带回去,说是可以驱邪治病。而历年来此登山的各国登山队都以老贡嘎寺为大本营,因此而使老贡嘎寺的盛名传誉海内外。
海拔3741米的老贡嘎寺和7556米的主峰,他们之间遥相呼应的协调性仿佛凝聚了天人合一的神喻。贡嘎寺,如同神的祭品,它平静却不卑微地供奉着众山之王,它渺小的体积在庞大的众山前无法被忽略,这种奇景让人不知为人类的精妙计算还是自然的造物奇迹。
到达交叉路口,大伙放下包来,空手前往贡嘎寺,大约两公里,大包放下,都觉不太适应,走路轻飘飘的。到达寺门口,每人品尝一下圣水。原本免费的寺庙现在收费20,商业化的腐蚀连佛门净土也是无法阻挡。现在已经没有僧人,卖饮料的、租车的,占据了原本属于僧人的寺庙。文化消退了,世俗增加了,很多丢失的传统再也回不来了








贡嘎寺回来,大伙集中合影留念后就讨论散伙事宜了,想继续虐的跟老谷继续环线,明天再走30公里;不想虐的,跟蜈蚣去上子梅村,明天去子梅垭口看贡嘎日照金山。我是早就定了跟蜈蚣看景,毫不犹豫第一个报了蜈蚣的大腿,接着我们只好对半开,十人环线,十人看景。我是不想走了,问了一下摩托车到上子梅村100块,可大家都不想坐,只好继续陪走,后来证明这一百块其实是非常值得。到了村子,找好住宿,十人小分队又发生了争执,有人想当天上垭口,有人坚持明天上垭口,我因为没有做攻略,便没有参与争论,最后大伙做出了一个遗憾的决定第二天上垭口。事实证明日出在子梅垭口是看不到日照金山的。教训再次告诉我每次活动自己还是一定要做攻略的。当然,没有哪次活动是不留遗憾的,留点遗憾也是一种美。更何况第二天在笔架峰看到了日照金山,在子梅垭口看到了非常清晰的贡嘎山,这些都是很不容易的,已经心满意足。








六号晚上在成都再次和忘记真相去春熙路寻觅美食,在这里才真正认识成都整街整街的食府和食客,香味飘满每一个角落,真正一个天府之国,非常适合住下来慢慢的享受。
       一个铜人李火锅开始四川之旅,一个麻辣兔头结束四川之旅,在辣中开始,在辣中结束,辣能去湿,辣能除魔。










( 本文作者 : 1350514405 )
生活圈制作

转载请说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bikeyz.com/thread-39878-1-1.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